国内以循证医学类期刊为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09 11:38    次浏览   

循证医学教育的前10位期刊见表2。国内以循证医学类期刊为主,其中《中国循证医学杂志》发文量较多,其次为教育类和护理类杂志。说明护理在循证教育类的研究已经取得了较大成果,并且在临床工作中也得到了良好的运用。同时也反映出在该学科的研究中,我国西部地区处于领先地位。北美在循证教育的研究依然处于领先地位,并且排名靠前的国家的高等教育水平和研究水平都处于世界前列,北美和欧洲依然处于该学术领域的中心。对于国内研究现状而言,四川大学由于有中国循证医学中心的存在,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并且作为传播推广循证概念的主要力量,近10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相对而言,国内的研究中心目前处于西部和南部地区。

同时,国内的核心关键词分布也反映了国内研究的特色,如“中西医结合”的出现,说明了中医药方面的研究依然在国内各个学科的研究中都有重要的地位“;糖尿病”、“传染病”、“骨科”的高频现象,也基本符合我国目前的疾病谱。由联系紧密的关键词形成的4个研究聚类所包含内容也基本相同,“循证医学”聚类中主要是在循证教育中所面向的受众和循证教育中的基本原则等。“护理”聚类中所包含的关键词结构也相同,在整个关系网络中所处位置也相同。循证护理作为循证医学中一个重要的分支,不论在国内和国外都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且在护理学科的快速发展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14,15]。在其余两个聚类中,主要包含了教育所面向的类别和在教育中所使用的方法。同时,国内的教育模式正在从传统的灌输式向新时期的多元化教学转变,在整个关系网络中,可以看到基于实践和证据的教学方法,通过引入国外新的教学理念,并且结合循证思想,使我国的医学教育水平快速提高。但是从整个关系网络中不难看出,在国内的关系网络中“循证医学”处于核心位置,而国外的关系网络中“educa-tion”则处于核心位置,说明在循证教育领域国内更加偏重于循证医学的教育研究,而国外则是更加注重在医学生的教育中遵循循证理念。并且部分关键词所归属的类型也不相同,这也反映了国内外学者对于概念的不同理解方式。

于2010年6月在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cnki)中以主题词(“循证”与“教育”)或(“循证”与“教学”)或(“循证”与“培训”)或(“循证”与“培养”)进行检索,命中文献1031篇。同时在medline数据库中以(“exp*evidence-basedmedcine/”与“exp*education”)或“evidence-basededucation.mp.”进行检索,命中文献3024篇。统计文献的关键词频、作者和单位,提取高频关键词和高发文量作者信息,对词频在6以上的中文关键词和词频100以上的英文关键词建立共词矩阵,对发文数在3以上的中文作者和发文数在5以上的英文作者建立共词矩阵使用ucinet等绘制软件建立可视化分布图。共词分析法利用文献集合中关键词共同出现的情况,确定该文献集合所代表的学科中各关键词之间的关系。并采用秩和检验来研究关键词的发展变化情况。一般认为词对在同一篇文献中出现的次数越多,则代表这两个关键词的关系越紧密[5]。由此,便可形成一个由这些关键词所组成的共词网络,网络内节点之间的远近即可以反映主题内容的亲疏关系[6]。

2.1核心关键词研究

在作者的合作网络中可以看出,北美地区依然在循证教育的研究中处于核心地位,并且各个作者合作关系发展较好。研究团体向着多中心化发展。虽然国内的研究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得到快速的推广和普及,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国循证医学中心的研究依然在引领国内的发展方向。北京、上海、重庆和广州研究团队也已逐渐形成。国内的循证医学教育研究正在向着多极化和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相信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我国的医学教育中将更加遵循循证理念,选择最佳方法育人,进一步提高我国医学教育水平。通过关键词共现技术对循证教育进行研究,通过网络关系图的建立实现可视化。试图通过可视化研究的方式来展现国内和国外在该领域的发展,并通过对比找出我们和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以及我们在近10年来的收获。并通过图表的分析找出目前循证教育发展和研究的热点内容,提示相关学者对可能忽视的问题加以深入讨论。由于cnki数据库没有相应的主题词检索,故所选取的主题检索可能有部分遗漏,为此我们将在以后的研究做进一步分析。循证医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已经推广到了医学中的各个领域,为了是使更多的有效的证据来指导临床工作。我们应在平时的教学和实践中,应加大对于循证概念的灌输,在循证教育领域出现更多的创新。

3讨论

2.2核心作者研究

国内关于循证教育研究,最高作者发文量较国外稍多,但在高发文量作者列表中,国内研究的发文数最后取到3篇,较国外的5篇较低。同时,国内的研究以李幼平为突出代表,而国外虽然guyattg发文数多,但没有和第2名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在列表排名靠前的学者,国内基本上均为循证医学在我国发展和实践的先驱者们,通过其不懈的努力,使我国在循证医学上取得较快发展,同时也起到了带动作用。通过核心作者共现矩阵的建立,建立合作网络图,得到可视化结果。国内研究出现研究中心的集中化,可见国内的循证教育研究主要以李幼平为核心,也就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及中国循证医学中心。循证医学主要是由华西医院的李幼平的研究团队着力普及,故其研究量很大,处于中国循证医学教育的中心位置,并且通过影响和带动一批其余的研究单位参与到相关研究中来,使其合作的关系网络进一步扩大。此外,国内许多高校都已经开始注意循证教育的问题,并有些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合作关系。对于国外的合作网络而言,相比之下由于研究者分布在许多国家之中,没有形成优势性的集中网络。在可视化图表中呈现多合作网络共存,继而形成多中心的态势。

1资料与方法

2结果

2.3核心期刊和研究机构研究

通过对于关键词提取和研究,最终选定中文词频数为6,命中关键词57个,英文词频数为100,命中关键词60个。在循证教育研究领域,医学和护理在国内外都是研究重点,教育内容也主要与两方面相关。通过核心关键词共词矩阵的构建,得到中文和英文核心关键词的可视化结构图。共词分析之后,形成的网络结构图,将国内和国外的循证教育以可视化的方式展现出来。可以清晰的看出,目前而言,国内和国外的循证教育都主要分为了4大类。国内分为“:循证医学”、“护理”、“教育”、“教学”。国外的可分为“:evidence-basedmedicine”、“nurs-ing”、“education”、“organizationadministration”。一直以来医学的两个主要方面为医疗和护理,在循证医学的各个方面都会成为研究的中心,因此教育方面,也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来完善这两个方面的研究。同时,在国内和国外的可视化图表中显示,循证医学和护理两大类都包含了许多不同类型的关键词。概括起来包括教育中所面对的主要矛盾,所面对的主要对象,以及所采用的方式。同样,在两个可视化的图表中,都有一大类属于教育(education)类,通过仔细比较不难看出国内外教育类中的关键词基本属于教育所面对的受众,以及所研究的教育阶段。通过多年来众多专家学者们的不懈努力,循证教育已经细化到不同的受众和不同的教育阶段。这样细化方式会是教育更加具有针对性和侧重点,使每个参与教育的个体各道最合适的教育。在这两个图表中,出现了一个不同的大类——“教学”和“organizationadministration”。但仔细关注这两大类所包含的关键词,描述的为在教育过程中所使用的方式和方法。并且国内在教学方式上与国外接轨较好,注重实践、问题分析和交流。

医学教育是培养临床医生的基础,始终受到各国学者们的关注,随着新技术和新思想的不断发展,最近一段时间在教学模式、教育方法上都有了较大的突破[7-9]。循证医学作为一门遵循证据的学科,起源于上个时期90年代初的北美,并在90年代末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学者们引入国内,并建立了中国循证医学中心[10,11]。通过近20年来的发展,循证医学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并在北美学者们的推动下,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发展。随着循证思想的不断发展,在教育发面学者们也在整理、收集、产生相关证据[12,13]。循证医学包括两个方面:在教育中遵循循证理念和在医学生中开展循证医学的教育。通过关键词的网络可以看到,国内与国外循证教育的发展基本相同,都分为了4个领域,分别是“循证医学”、“护理”、“教育”、“教学”和“evidence-basedmedicine”、“nursing”、“education”、“organizationad-ministration”。循证教育的相关研究,都紧扣主体,以医院和医学院为基本研究对象。在核心关键词中,国内的研究更主要是偏向于教育的方法,强调方法的改革和创新。而国外研究更加偏向于教育阶段的研究,关于不同的教育水平和教育阶段的关键词都有出现。国内外在教育方面都注重学生的实践能力和临床水平,同时国内外研究的高频关键词中都出现了基于问题的教学方法(problembasedlearning,pbl)教学。